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传统文化养生,传承道家养生秘法

千峰先天派倡导健康生活100年活动正式开始http://v.youku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.道家[性命双修]全真 龙门 千峰先天派传人,千峰老人:赵避尘后裔赵明旺,隐居于千峰老人故居潜心研究道家功夫。 先祖修道在千峰, 魁元一展性命根。 子庄玄机多奥妙, 只管积德修善人。 度散弟子丹田盛, 有慧悟真静凡心。 缘结众生多长寿, 人伴三清定乾坤。 手机,13260457672 手机,15233728333

网易考拉推荐

国 际 中 华 智 慧 学会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通讯  

2013-04-12 09:28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国 际 中 华 智 慧 学会

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通讯 文件号ZHZH-ZBCTX13004: 2013年4月10日

 

赵避尘《性命法诀明指》“瓜州金山寺”说再考

作者

张庆林 赵明旺 张庆松

二〇一三年四月八日

一,        前言

 

1933年出版的千峰老人赵避尘的《性命法诀明指》不但是道家龙门千峰派的奠基之作,也是一本在中华五千年养生文化史上具有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的划时代意义的一本现代经典著作,因为其打破了中国传统道家生命修炼口耳相传的传统,将秘诀功法用白话文完整地献给社会,对中华文化传承具有重要意义。尽管这本书因为历史原因长期不为人所知,但在近二十年来,开始重新引起人们的重视。在海外的影响更大,其英文版自1970年出版后,已经多次再版,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出版,更引起了科学界的重视。国际中华智慧学会已经制定“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”计划,准备从多方面展开研究。进行赵避尘史料考证是研究的一个内容。

不久前,在“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指南”和“赵避尘千峰先天派与千年古镇瓜州渡的古今因缘”等文件中,已经指出了赵避尘《性命法诀明指》中存在的“瓜州金山寺”的说法,并对此进行了初步考证。本文提供更多的资料来分析这个问题。虽然这是一个小问题,但在目前社会上存在一种“吹毛求疵”现象,因为个别小疑惑就否定整个理论或者文献的情况下,我们希望通过严密的考证,来防止任何人用这些微不足道的问题搅乱试听,妨碍这个新领域的研究和发展。

 

二,        瓜州金山寺之疑

 

关于这个问题出现的原因是,《性命法诀明指》中有这样一段话:

 

“又至光绪二十一年三月十三曰,水路过瓜州金山寺,幸遇了然、了空禅师,致心苦求,决破周身关窍。三曰夜,授余全诀。临别嘱曰:‘子年三十五岁,无有后裔,尔留下后嗣,得受天命,当传我之法诀,续其命脉,以接度有缘之人。’二师曰:‘余身释教,实在是龙门传留邱祖龙门派也。”

 

这段话中,似乎将金山寺说成是属于瓜州的。熟悉江苏地理的人都知道,“京口瓜州一水间”。金山寺属于镇江市,在长江的南岸。而瓜州镇则属于扬州,位于长江的北岸,与金山寺隔江相对,是千里京杭大运河从北方向南方的长江入口,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古渡口。张庆松博士的《瓜州古渡歌》中有一句“左有宝剑镇邪魔,右依笔架做文章”。从瓜州江边向南岸望去,左边有金碧辉煌的金山寺,山上的慈寿塔就如一柄刺破青天的宝剑,可以降龙伏魔。向右边看,一座像笔架一样的山峰耸立江边,象征着文章传世。一将一相,一文一武,分立两边,中间南山绵延,满山苍翠,在雨后夕阳的照耀下,就如一套精美的山水画屏。真是一块风水宝地。“游遍世界繁华地,江山第一是故乡。”

了解了这一地理形势后,一个问题自然产生,既然瓜州金山分属两地,为什么赵避尘有“瓜州金山寺”一说?善于吹毛求疵来打假的一些“科学卫道士”也许会以此大做文章,推论说“赵避尘没有去过瓜州或者金山寺,要不然不会不知道瓜州金山分属两地。所以赵避尘金山拜师是假的。”目前这个论调还没有出现,因为这个问题还没有引起打架斗士们的注意。我们做这个考证研究,也是为了“先发制人”,提前把这个问题引爆,使得这个问题被提前澄清,不让其成为将来的一个争议。这正是运用了“君子防患于未然”和王阳明所说“消变未形”的中华传统智慧原理。

关于赵避尘是否曾经到金山寺拜了然、了空的问题,需要从多个角度去考证。第一是了然、了空的真实性问题。这个问题基本上没有破绽,有很多历史证据。其二,赵避尘是否拜其为师。这有照片为证,也毋庸置疑。其三,拜师地点是否在金山寺。目前没有任何资料来证明两位禅师在其他寺院安身。现在需要解释的是为何出现“瓜州金山寺”之说。

 

三,        瓜州金山寺之解

 

这个问题比较简单的解释是,赵避尘在写《性命法诀明指》时漏掉了一个字,如果将“水路过瓜州金山寺,”加上一个“到”字,成为“水路过瓜州到金山寺,”这就合理了,是从扬州,经大运河,过瓜州古渡,到金山寺,见到了 两位禅师。

还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赵避尘记错了。毕竟时间已经过去38年了(赵避尘到金山寺是1895年,出版《性命法诀明指》是1933年)。但张庆林和张庆松兄弟学者都是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瓜州镇人。张庆林教授(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博士生导师,前心理学院院长)指出,“瓜州金山寺一说,可能不是记忆问题,而是沿用了古时候的说法(金山属于瓜州)。据瓜州的老人们说,在唐宋年间,古瓜州和金山只有小河相隔,呼声可应。后长江改道,古瓜州掉入江中,才成了今天的地理分布。所以,真正的瓜州古渡,很可能在金山的南面。”

在“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指南”中只是刊载了张庆林教授的这个观点,并没有予以考证。本文对此再进行追踪调查,以形成更为清晰的结论。

 

四,        瓜州金山寺“呼声可应”考

 

古时候,瓜洲与金山寺是否可以呼声可应?我们找到一篇报道,可以验证张教授的回忆。一年前,扬州晚报有一篇报道,指出扬州文史专家发现了珍贵史料,为瓜州地理演变提供了很多信息。

报道指出,瓜洲原来是江边上的一个村子,后来由于扬子江(长江)的流沙冲积,到晋代的时候,逐渐长出了一大块陆地。初形成的瓜洲状如一个“瓜”字,同时,漕河至此分为三支,亦似瓜字,故名瓜洲。开始叫瓜洲村,亦称瓜步、瓜渚、瓜埠。自唐代开凿伊娄河,瓜洲就成了大运河的出江口、长江和运河的交汇点,也是漕运中转北上的门户和盐运的出江要道,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瓜洲堪称运河漕运和盐运史上的一座“明星之城”。

唐代中叶,瓜洲已与北岸相连,以致渡口淤塞,南宋以后,瓜洲距离京口(今镇江)愈来愈近。据说,站在瓜洲城楼上可以同金山上的人互相喊话。明代《读史方舆纪要》记载:“唐宋以来,滨江周渚日增,江流日狭,宋时瓜洲渡口犹十八里,今瓜洲至京口不过七八里。”

据史料记载,瓜洲城镇形成于明代嘉靖年间。为了防范倭寇,当时的政府沿江岸修筑了东西跨坝周1543丈9尺高、2丈1尺厚的“城墙”,后来历代修筑形成了环抱四周的城池。城内有标志性建筑大观楼、文昌桥、拖桥、城河等。有文史专家考证,瓜洲的大观楼其实就是曹雪芹笔下《红楼梦》里的“风雪大观楼”,与滕王阁、黄鹤楼、岳阳楼并称长江四大名楼。估计这也是今日瓜洲欲将其重建的要义所在。《瓜洲续志》还记载:瓜洲镇城内外共有14坊,其第九坊有民房数十间,史称 “九城坊”。城内有东南西北四条主干道大街,另有街巷包括:镇庙大街、青石街、越河街、马家巷、井巷、黑巷、杨柳巷、郁家巷、铁锚巷等。由于水上交通便利,瓜洲逐渐成为商贾云集之地,史料记载:“每岁漕艘数百万,浮江而至,百州贸易迁涉之人,往还络绎”

瓜洲地方虽不大,但古代却是兵家必争之地。《嘉庆瓜洲志》说:“瓜洲虽江中沙渚,然始于晋,盛于唐宋,屹然称巨镇,为南北扼要之地。”著名地理志书《读史方舆纪要》援引《江防考》(明万历二十七年)有这样的描述:“大江南岸圌山、北岸三江口,为第一重门户,而镇江瓜洲则第二重门户,仪真(征)天宁洲为第三重门户。”清代雍正年间江都县行政总辖六个“都”,每个“都”管辖12个“图”,时隶属江都县的瓜洲管6个“图”。城内还设扬子桥、皂角林、花家园等兵防部队“铺”,兵力总量超过100人。据说一般乡镇不能屯兵,只有地位重要的关隘要地才设置兵防。

自康熙年间,瓜洲开始坍江,雍正末年,尤加厉害。虽经多次筑修,仍无济于事,到光绪二十一年,瓜洲全部坍入江中。今天的瓜洲镇,实际上是在原瓜洲城北四里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

扬州晚报上的这些资料可以为张庆林教授的回忆相印证。

 

五,        瓜州金山寺赛龙舟

 

瓜州与金山之间距离之近可以从下面这幅古画《赛龙舟》中可以看出。

明末张岱有一段关于瓜州金山寺之间赛龙船的记载,内容如下:

      “看西湖竞渡十二三次,己巳竞渡于秦淮, 辛未竞渡于无锡,壬午竞渡于瓜州,于金山寺。西湖竞渡,以看竞渡之人胜,无锡亦如之。秦淮有灯船无龙船,龙船无瓜州比,而看龙船亦无金山寺比。瓜州龙船一二十只,刻画龙头尾,取其怒;旁坐二十人,持大楫取其悍;中用彩蓬,前后旌幢绣伞,取其绚;撞钲挝鼓,取其节;艄后列军器一架,取其锷;龙头上一人足倒竖,掂掇其上,取其危;龙尾挂一小儿,取其险。自五月初一至十五日,画地而出,五日出金山,镇江亦出。惊湍跳沫群龙格斗,偶堕洄涡,则蜐捷捽,蟠委出之。金山上人团簇,隔江望之,螘附蜂屯,蠢蠢欲动。晚则万齐艓开,两岸沓沓然而沸。”

    这段话的大意是,看了很多地方的龙船比赛,瓜州的龙船做的最好,看龙船比赛的最佳地点是金山寺。他还描绘了瓜州龙船的形状,和竞赛时的热烈景象。

 

 

由此可见,当时的瓜州与金山寺相隔相当于一条河,河上赛龙船,瓜州和金山寺民众分在两岸观看。所以,“瓜州金山寺”一说应该是在明代时期形成。下面的古地图上显示古瓜州城与金山寺的距离。看起来,在明代时,金山寺与古瓜州城非常近,离镇江则更远。

 

 

 

六,        岳飞瓜州金山寺解梦

 

“瓜州金山寺”一说不但古已有之,也不仅是赵避尘这样用,还可以找到其他文献作为参照。

下图为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连环画《说岳全传》十五风波亭的内容说明,其中赫然写着“瓜州金山寺述志”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
 

 

当岳飞在接到十三道金牌,被迫离开前线后,曾因风大浪高在瓜州城住了一宿。见下连环画插图)。

 

 

这一住,就引出了岳飞夜梦瓜州,金山寺道悦禅师为之解梦的故事。

 

上面这页连环画中,就用了“瓜州金山寺”的名称。

 

这第14页更加给出了重要信息,风浪未息,无法渡江。因此岳飞只能继续滞留瓜州。但他理由这个机会上金山寺去看道悦和尚。这说明当时由瓜州到金山寺是很短的距离,不怕大风大浪的。

 

七,        苏东坡瓜州金山寺访佛印

 

巧的是,同样在宋代,还有一个名人也到瓜州金山寺访一位禅师,还引出了一连串“斗禅”的有趣故事。下面是“搜搜百科” 中“苏东坡”词条内的有关内容。

 

“朝廷保守派复辟后,以砸缸著名的北宋著名文学家司马光重拜相位,新法全盘被废。此时,同为保守派的苏轼却主张对新法不能全盘否定,应存良箅渣区别对待,因此与司马光发生激烈冲突,再度被贬瓜州。苏轼虽然信仰佛教,但又不喜和尚。闻得瓜州金山寺内有一法号为佛印的和尚名气极大,苏轼听说后不服气,就决定到山 上会一会老和尚!”

 

综上所说,“瓜州金山寺”一词古已有之,赵避尘《性命法诀明指》中对这一词的用法可能是从《岳传》等古代事迹记载中得到的印象,因此并非笔误,更不可因此而导致质疑。

 

参考资料:

 

赵避尘:《性命法诀明指》。

 

国际中华智慧学会:“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指南,” ZHZH-YJZN004; 2013年1月28日

 

国际中华智慧学会:“赵避尘千峰先天派与千年古镇瓜州渡的古今因缘,”《赵避尘生命智慧学研究通讯 》,ZHZH-ZBCTX13003: 2013年4月8日

 

宋 王安石:《船泊瓜州》。

 

张庆松:《瓜州古渡歌》。

 

王阳明:《王阳明全集》。

 

扬州晚报,“珍贵史料揭开‘瓜洲坍江’之谜,” 2012年5月 3日。

 

明 张岱:《陶庵梦忆》。

 

人民美术出版社《说岳全传》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